IT軟網

科技大騙局

列舉2016科技騙局

忽悠你的高新科技一定要夠新,夠奇幻,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一切無不可能。其次,要搭配強大的媒體宣傳陣勢,從電視到地方主流媒體,一夜之間大街小巷人人皆知……同時借助媒體宣傳,讓所有投資者都會願意相信前景是美好的。最後就是極高盈利模式,在這種騙局中,往往不談風險,只說收益。讓你還沒入坑,就已經開始幻想入坑後的種種美好。
但不要忘了,這樣的美好,往往猶如泡沫,一碰就...

 
巴鐵1號

 
 
 
號稱可以解決城市交通問題的巴鐵1號于秦皇島北戴區進行首次路面測試,但僅是曇花一現。
科技日新月異的現在,許多以往看似不可能的技術,都已經逐漸被大量應用,開啟了很多商機。不過有光就有暗,許多科技產業其實並不成熟,或者根本不可行,卻在媒體包裝所形塑的光環下,吸引到許多投資者的資金,造成許多人的虧損累累。在選擇新科技產業時,必須小心那些「過於美好」的文宣,極可能是一本正經胡說八道。1.一閃即逝的「巴鐵一號」:

 
2016年8月,中國大陸河北秦皇島測試一種新式大眾交通公司,被稱為「巴鐵一號」,意思是巴士與鐵路的混合體,將巴士給高架化,騎在道路的兩側,中間的空間可以讓其他汽車通行,因此不會佔據道路。這個設計概念入選2010年《時代雜誌》所評年度50大最佳發明之一,稱為「人類最具創新精神的公共運輸解決方案」。
不過在完成試車之後,「巴鐵一號」的話題就迅速退燒,並且開始有負面新聞傳出,包括車身重心過高,預留空間太低,集電設備如何安排,與遇到事故的安全性等技巧問題都不好解決。媒體發現,現在的巴鐵一號在北京的辦公室已人去樓空,秦皇島的試驗車再也無人聞問,放在廠房裡風吹日曬,積滿灰塵。
後來大陸官媒環球網更直接批評這是詐騙,不斷的以高利息在吸收資金,但是相應的技術卻並未成熟,警告大眾不要再投入資金。
 
巴鐵1號對於發明人宋有洲與投資人而言都是悲劇,宋有洲是個僅有小學畢業的自學發明家,因此他的發明想法有超脫常識框架的情況,這種素質使他的想法更無拘無束,也因此得到了很多的讚賞;但是這些讚賞卻使他進一步忽略實際施作會遇到的工程問題,結果大眾與媒體卻沒有判斷的能力,一直到資金拿到,全車完成後,大家才發現各種工程問題確實難以克服,結果原有的讚賞,立刻無情的轉變成惡評。其實平心而論,發明者、吹捧者、投資者都有責任。

曾經媒體鋪天蓋地熱炒的黑科技“空中1號” ,背後其實是一家網際網路金融P2P理財公司在運作,通過承諾回以高額利息,但其資金鍊風險很高。事實上,在過去的6年裡,“巴鐵”項目也一直只是停留在概念上,沒有任何實質的突破。
後續:經過媒體實地走訪,“巴鐵1號”被發現靜靜地停放在車棚內,車身上蒙著一層厚厚的灰塵。有巴鐵科技人員透露,從11月中下旬開始,公司便遭遇嚴重資金問題,投資方不願意再出錢,目前巴鐵各地項目均已停擺。
 

億航184大型化的四軸無人機,

在四軸航空馬達普及之後,能夠穩定飛行的無人機就愈來愈普及,因此中國大陸製造無人機的億航公司(Ehang)就提出單人直升機-億航184(Ehang 184),希望能夠成為明日的航空載具。
億航184就是將四軸無人機給大型化,大到可以承載100公斤的性能,至少可以乘坐1人。在許多的科技展與航空展,億航184概念機都極能吸引大眾目光,但卻只有概念影片,沒有任何實際飛行的畫面。雖然億航公司宣稱億航184已進行過飛行,但是總是無法提出相應有效的證據,因此外界認為,即使億航184有飛過,但是性能恐怕拙劣得搬不上枱面。
億航公司目前仍然努力說明億航184的未來,並澄清該公司的財務並無問題,不過航空飛行評論者認為,億航184的飛行風險實在太大,100公斤、1小時的飛行性能,做為無人貨運載具可能還勉強合格;但是當成載人運輸機,安全性就難以保證,而且4軸飛行器的馬達一但有1處故障,飛機就會直直的墜落下來,沒有什麼迫降的機會。
億航184在技術上可能問題不大,但是載人機與無人機仍有著對性能與安全性的巨大差別。
讓就業機會跟著無人機起飛


 


伊隆馬斯克 Elon Musk太陽能屋瓦
伊隆馬斯克的太陽能屋瓦
溫室效應、全球暖化、氣候異常,尋找節能減碳的新能源,成了科技業的顯學,其中又乙太陽能發電最為人見人愛,許多科技公司都提出各種與太陽能有關的創意,,有「新一代科技教父」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出面推銷,更是效果拔群。但是,他的太陽能屋瓦計畫,卻只是個投資騙局。

 

馬斯克信誓旦旦的說太陽能屋瓦2017年可以出貨,可是在他的宣傳片中卻沒有提出報價與規格,而且相關技術早已問世了一段時間,之所以沒有成功,是因為經濟效益比過低,也就是收回成本的時間很漫長,無法實用化。
因此分析師認為,太陽能屋瓦在2017年絕對無法出貨,到2018年能否出貨可能早已被其他的消息所遺忘,整個案子只是馬斯克為了併購「太陽光城」,說服股東們出資的宣傳詞,倘若馬斯克往後再出現這種僅憑熱情,卻沒有深思熟慮的計畫,接近欺騙的方式勸大家出資,那麼將會嚴重損害自己得來不易的名聲。


Theranos生物科技新創公司
 
Theranos曾經是一家令人近乎膜拜的生物科技新創公司。
該公司專有技術號稱只用指尖上針刺出來的一點血,不用靜脈血,就能測出數百種疾病,而且一次收費只有2.99美元;其創始人兼CEO伊麗莎白•霍姆斯被譽為女版喬布斯,曾經獲獎無數。
後續:Theranos近日宣佈從血檢界退出,關閉臨床實驗與健管中心,裁員近340 人。 該公司還稱,會將目標著重在新檢疫裝置 miniLab 的推廣上。






Magic leap:“最有前途科技公司



Magic leap是一家增強現實創業公司,獲得了包括Google、阿裡巴巴等科技巨頭和風投的青睞,三輪下來融資15億美元,估值高達45億美元。然而,在成立的6年時間, Magic leap只發布了3個宣傳視訊,沒有釋出任何實質性產品,被質疑是一家只靠PPT騙錢的公司。
後續:美國科技界經分析,認為magic leap是遇到了技術難題,並不是PPT公司。




WrkRiot-最為不堪的創業故事擊碎了矽谷夢

WrkRiot是矽谷一家普通的創業公司,因為一名前員工將公司欠薪、偽造檔案等行為向外界公開,導致WrkRiot面臨著嚴重的危機。
後續:WrkRiot已經關閉了自己的網站,也關掉了它的Facebook頁面和Twitter賬戶。許多員工正在尋找其他矽穀創業公司的工作機會。

每個創業公司的員工都應該從這場鬧劇中受到啟發:潘妮·金警告說,千萬要小心那些喜歡開空頭支票,還從員工那裡借錢的創始人。但對於創業公司的創始人來說,他們也應該從這個故事中吸取教訓:不要在金錢問題上與員工糾纏不清,否則他們會在 Medium 上面曝光你的行為。

Medium 已成為科技企業員工們的「情報交流所」,供他們發泄不滿,曝光僱主的不道德行為。今年 2 月份,一個名叫塔利亞·詹妮(Talia Jane)的 Yelp 員工發表了 一篇長文 ,指責公司付給員工的報酬過低,還讓他們成為 Yelp 在舊金山灣區開展業務失敗的「替罪羊」。這篇帖子讓 Yelp 陷入巨大的爭議之中。以潘妮·金為例,她的帖子看起來讓 WrkRiot 遭遇重大打擊,已經徹底下線——目前,訪問 WrkRiot 網站的用戶會看到一條消息,上面稱該網站已經停止運營,而 WrkRiot 的社交媒體帳號也消失不見。
 

2016年9月2日
舊金山——就像如今許多聰明的年輕創業家一樣,艾薩克•崔(Isaac Choi)在去年來到這裡,創立了一家公司,承諾員工他會帶領他們實現矽谷夢。
這個夢最終被證明基本是鏡花水月。
本週,崔的公司WrkRiot開始以一種極其公開的方式崩塌倒下。它的前市場部負責人對外披露,這家創業公司已經陷入混亂,此前有時用銀行本票給員工支付工資,後來乾脆開始拖欠工資。她還宣稱,崔曾偽造電匯文件,製造他正在進行補償的假象。至週二晚間,WrkRiot的網站已經關閉。崔的文憑的真實性也開始受到質疑。
彭尼•金為Medium網站撰寫了一篇名為《我遭遇了一家矽谷創業公司的詐騙》的文章,講述了她在艾薩克•崔創立的WrkRiot公司的經歷。
 
Anthony Chiang 彭尼•金為Medium網站撰寫了一篇名為《我遭遇了一家矽谷創業公司的詐騙》的文章,講述了她在艾薩克•崔創立的WrkRiot公司的經歷。
WrkRiot並不出名,但這家創業公司的倒閉在矽谷引發關注。崔的情況可能比較極端,但這家公司垮掉的故事,對許多來矽谷創業、想要成為下一個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但最終可能成為了第二個WrkRiot——的人來說並不陌生。矽谷熱衷於宣揚自己的成功故事,但現實是無數基本上籍籍無名的微小創業公司構成了科技行業那有些病態的軟肋。
「除了被指詐騙的那個部分,幾乎所有在創業公司工作過的人都經歷過WrkRiot出現的大多數問題,」位於加州門洛帕克的創業公司投資人澤米勒•沙阿(Semil Shah)說。「人們沒有意識到,創業公司是一個寬泛的概念,既包括得到市場證明、已經融到1500萬美元資金的創業者,也包括拿著親戚朋友的錢創業的人。」他說,在局外人看來,「他們是一樣的。」
 
在服務科技人士的在線論壇黑客新聞(Hacker News)上,WrkRiot的故事被引爆,成為跟帖最多的熱門話題之一,引發500多條評論。其中一條表示,這家創業公司的經歷「基本上是這裡每家公司都要經過的成人禮」。各個科技博客也在談論這個故事;其中一個稱它是「我們聽說過的最不堪的創業故事之一」。
WrkRiot前市場部負責人彭尼•金(Penny Kim)把她在該公司的經歷寫了下來,其中包括前面提到的偽造文件行為。她說,「我聽說過拖欠工資或創業失敗,但誰會想到矽谷還有欺詐?」
 
在金提出工資申訴之後,WrkRiot於8月中終止了與她的僱傭關係。之後她報復性地對該公司發起控訴,也搬回了自己之前居住的達拉斯。
WrkRiot的辦公地點位於加州的聖克拉拉,離英特爾(Intel)的總部不遠。35歲的崔在本週接受採訪時說,WrkRiot「和其他公司一樣。如果你想談論創業公司,它們都有問題。」當被問到有關偽造文件的指控時,崔說金是一名心懷不滿的員工,她被辭退是有正當理由的,並表示她的指控「對我的員工不公平」。
崔的個人信譽也面臨危機。這名創業者曾表示,在創立WrkRiot時,他已經從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at New York University)畢業,而且在摩根大通(JPMorgan)做了近4年的分析師。但紐約大學和摩根大通都表示,他們沒有艾薩克•崔的記錄。在他LinkendIn頁面上的簡歷中列出的供職公司中,至少有一家是無法找到的。
艾薩克•崔
 

 

有人自稱是 WrkRiot 公司的首席技術官,並使用了潘妮·金指定的假名「查理」——此人在 Hacker News 的評論中站到了潘妮·金的一邊。「查理」寫道:「CEO 稱他將在 11 月份向 WrkRiot 投入 200 萬美元的運營資金。12 月份的時候,WrkRiot 賬戶有了 40 萬美元,而承諾剩餘資金也即將到位,於是我們開始努力工作。我們不斷發展壯大,直至在 4 月份開發出原型產品。到那時,CEO 原本承諾的資金仍然沒有到位,而他也以各種理由來搪塞。」
 
丹尼爾·敦克朗(Daniel Tunkelang)是一位數據科學家,曾經擔任過 WrkRiot、Pinterest 和 Etsy 等公司的顧問,他在 一篇博文 中嚴厲批評了 WrkRiot。
 
敦克朗寫道:「我已立即終止了與 WrkRiot 的任何聯繫,我要求他們將我的個人信息從 WrkRiot 團隊頁面及其他任何提到我的地方上刪除。儘管如此,我仍然要向那些因為我與 WrkRiot 的關係,而更認真地對待這家公司的人道歉。在與他們建立聯繫,並將我的聲譽押在他們身上之前,我本應該更深入地了解這家公司及其領導層的情況。我已經吸取了教訓。」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