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價值鏈

一條不起眼的毛巾

廉價產品的殺傷力,百年產業也扛不住

毛巾,太不起眼的紡織傳產,但有一群人不死心競競業業加上一位現代魔法師的加執下,竟然救活一個產業,養活了,一個城市,讓古代手藝不但起死回生,更為人們珍愛有加…
佐藤可士  如何讓今治毛巾起死回生? 
而你看到現在的今治毛巾是如此的光芒閃耀,但你卻不知其背後的辛酸,
 
筆者前二年曾聽日本商社的友人提到日本傳産業辛苦掙紮轉型的事蹟,,其中也提到毛巾等紡織業被中國同行打到無法翻身,筆者於去年12月中在7-11喝咖啡順手買了當期商業週刊1518期,翻閱一篇白色奇蹟的文章,上這樣是這樣寫者..
 
…為了很多重大議題做過越洋採訪,但第一次,商業周刊從東京一路到日本西南側的四國,採訪的主題是──1條白色毛巾。
 
因為,這是一條曾拿來當免費贈品的白色毛巾,卻能從便宜貨一路翻身為名牌精品,更翻轉了一個小鎮的命運。
 
「毛巾俗俗賣,五條一百!」前一天,還在景美夜市,看著小販擺攤叫賣;隔天,我從台灣飛到11月初冬的東京,借道表參道,一路來到名牌精品的一級戰區青山。
 
相信每個人,每天都離不開毛巾,可能因為太平凡了,以至於沒有人會記住任何一個毛巾的品牌。但是在日本就有一個地方,把普通的毛巾打造成一個品牌,並且年產值達到500億日元,也就是接近30億人民幣。
 

「四國」,是人們對日本中南部瀨戶內海以南、由4個縣組成的小島的稱呼。其中愛媛縣的今治市是日本最大的紡織品產地,曾被稱為「日本的曼徹斯特」。而這個位於今治,

今治市(日語:今治市/いまばりし Imabari shi *)是位於愛媛縣東北部高繩半島的城市,臨瀨戶內海,其人口在愛媛縣內僅次於松山市位居第二,在全四國地區中為第五大城,僅次於四個縣的縣政府所在地。以漁業以及漁船製造業為主,現也逐步擴及到電機、機械製造領域,其他方面則是運輸業和零售業為主的服務業,太陽石油和住友金屬算是少數的重工業,傳統特產的伯方鹽業和櫻井漆器則依附於觀光業而小規模生存。

過去曾是今治城的城下町,古代是海上的交通要道,也是伊予國國府所在地。
江戶時代屬於今治藩的領地,在廢藩置縣後一度成為今治縣,隨後與松山縣、西條縣、小松縣合併為新設置的松山縣(後又改名為石鐵縣),並成為縣政府所在地。直到又與神山縣合併為愛媛縣後,才失去了縣政府所在地的地位。
 
由當地毛巾生產商組成的四國毛巾工業協會,雖說曾經占日本毛巾產量的5成以上,但由於受到低價進口商品的衝擊,到2006年,產量已經連續15年下滑,只有最盛時的1/5。為減少庫存風險,大部分毛巾製造廠只能靠OEM訂單度日。在2004年的一次知名度調查中,只有36.6%的受訪者記得今治是毛巾產地。

今治市的特殊產業就是溫泉,毛巾自然是溫泉裡所需要的,只不過被當地生產者發揚光大了。從1874年品牌開創到今天,今治毛巾的選材、工藝和所有處理流程,每一項都做到了最好、最細緻,目的就是打造一個獨一無二的品牌,讓別人連仿造的能力都沒有。
  今治毛巾賣得最好的時候,幾乎半個日本都在用它的毛巾,還被視為最高品質的毛巾,可以說是該產業的巨頭性品牌。




  可就算這樣的百年品牌,在貿易越來越自由的年代,大量的廉價毛巾的流入,導致今治毛巾連年下滑,期間有大量的毛巾廠倒閉,這樣的下滑居然還持續了15年,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也許,真的到了窮途末路之地,今治毛巾終於走上了自我救贖之路。
 
今治毛巾品牌重塑計劃

一個最沒有存在感的單品,一個瀕死的協會,一堆掙紮在生存線卻又想法各異的製造商,一次次帶有各種交換條件的拉鋸戰。如今他們的產品卻成了認知度76.9%的日本人氣品牌。
 

我們通常會根據自己的風格與喜好去選擇、購買服裝——但毛巾呢?儘管每天都會用到,毛巾仍是那種存在感超低的生活消費品之一,人們對毛巾品牌並沒有什麼強烈認知。
 
「既沒有統一性,也不能反映自己的個性、喜好。即便如此,也沒有感到任何不便。毛巾就是這種東西,」日本設計師佐藤可士和說,「不可或缺,但你就是感受不到『商品』這個屬性。」回憶一下,他也只記得自己買過幾條浴巾,毛巾幾乎都是收到的贈品。

面對眼前這個名叫富山達章的人,佐藤可士和並沒有多少幹勁。富山達章是四國毛巾工業協會的協調委託人,他帶來了一份「今治毛巾品牌重塑計劃」,想讓佐藤可士和擔任創意指導。

面對眼前這個名叫富山達章的人,佐藤可士和並沒有多少幹勁。富山達章是四國毛巾工業協會的協調委託人,他帶來了一份「今治毛巾品牌重塑計劃」,想讓佐藤可士和擔任創意指導。
 
「四國」,是人們對日本中南部瀨戶內海以南、由4個縣組成的小島的稱呼。其中愛媛縣的今治市是日本最大的紡織品產地,曾被稱為「日本的曼徹斯特」。而這個位於今治、由當地毛巾生產商組成的四國毛巾工業協會,雖說曾經占日本毛巾產量的5成以上,但由於受到低價進口商品的衝擊,到2006年,產量已經連續15年下滑,只有最盛時的1/5。為減少庫存風險,大部分毛巾製造廠只能靠OEM訂單度日。在2004年的一次知名度調查中,只有36.6%的受訪者記得今治是毛巾產地。
 
和以往的案子都不同,佐藤可士和察覺到,這個協會裡飄著一股「已經完蛋了」的悲壯氣氛。他曾在視覺上為優衣庫重新設計了全球品牌策略,也是東京國立新美術館的VI設計者。和大公司品牌項目的預算相比,今治毛巾這個計劃能拿出來的錢簡直少得可憐。
 
那時,協會的財務狀況確實糟糕透頂。協會曾在泡沫經濟破滅前買了一塊地,為此負債17億日元(近約合3億4仟萬元新台幣),直到2006年,這塊地才部分售出,收回了大部分資金。曾任協會理事長的近藤寬司記得,在他任期的最後一年——2004年,每個月都有廠商破產,協會裡的製造商們甚至覺得,不如早點贖回在協會的股份,還能保一點本。
 
協會也曾求助於政府,希望政府針對廉價進口毛巾提出「緊急限制措施」,但未獲通過。後來,他們申請到另一個為期3年、名為「日本品牌育成支援事業」的項目,日本政府為這個規模大約在3000萬日元(約合1000萬元新台幣)的今治毛巾品牌重塑計劃提供2/3的資金,剩下的部分由今治市地方政府給予補助。
 
四國毛巾工業協會理事長於2011年接受媒體訪談時說
橋田先生與Mr.Sakamoto
 
因日本本國從海外進口的毛巾數量有所增加,使原在作為日本最大毛巾生產地區的突出地位的今治市,生產水準大幅度下降。

2004年左右時,從海外進口的廉價毛巾增加危機感作為生產區域的增長,一些廠家在生產地區採取措施來啟動品牌化。
我們致力於建立生產區域的身份,並改善我們的公共關係努力,以便採取新的和獨特的措施,包括參加依賴其生產區功能變數名稱稱和毛巾侍酒師認證系統的貿易展覽會將吸引新聞界的注意。
 
在那之前,名字“Imabari”經常在分銷管道階段消失,但由於頻繁接觸大眾傳播媒體,Logo“Imabari”已成為高級毛巾生產區域的同義詞。

 
最近,Imabari毛巾已經在海外展銷會上展出,Imabari毛巾的質量在全球獲得了良好的聲譽。
Imabari毛巾以其高質量而聞名,但如何進行質量控制?
 

為品牌,在生產區域與紡織工業技術中心合作,我們建立了我們自己原來的質量標準是比現有行業質量標準嚴格。
例如,添加了包括吸水五秒規則的新標準。
Imabari毛巾的特點是漂白/紗線染色和提花織造之前的多色染料的工藝,以及其實用性,可吸收性,質地和柔軟的質量。
特別是,只要可能,就對其質量進行評估和量化。因為,首先,質量保證增強
 
支持Imabari品牌由技術 -


工業技術中心在生產區域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我們的使命是支持產品開發從技術方面,重點生產地區的未來。
首先,我們引入尖端設備和驗證可用性等,以判斷實用性。
如果設備被認為有價值,我們通過使用設備來開發新技術,以響應當地製造商的研究或試生產的要求。
 
現代魔法師  佐藤可士和



面對眼前這個名叫富山達章的人,佐藤可士和並沒有多少幹勁。富山達章是四國毛巾工業協會的協調委託人,他帶來了一份「今治毛巾品牌重塑計劃」,想讓佐藤可士和擔任創意指導。
 
「四國」,是人們對日本中南部瀨戶內海以南、由4個縣組成的小島的稱呼。其中愛媛縣的今治市是日本最大的紡織品產地,曾被稱為「日本的曼徹斯特」。而這個位於今治、由當地毛巾生產商組成的四國毛巾工業協會,雖說曾經占日本毛巾產量的5成以上,但由於受到低價進口商品的衝擊,到2006年,產量已經連續15年下滑,只有最盛時的1/5。為減少庫存風險,大部分毛巾製造廠只能靠OEM訂單度日。在2004年的一次知名度調查中,只有36.6%的受訪者記得今治是毛巾產地。
 
和以往的案子都不同,佐藤可士和察覺到,這個協會裡飄著一股「已經完蛋了」的悲壯氣氛。他曾在視覺上為優衣庫重新設計了全球品牌策略,也是東京國立新美術館的VI設計者。和大公司品牌項目的預算相比,今治毛巾這個計劃能拿出來的錢簡直少得可憐。
 
那時,協會的財務狀況確實糟糕透頂。協會曾在泡沫經濟破滅前買了一塊地,為此負債17億日元(近約合3億4仟萬元新台幣),直到2006年,這塊地才部分售出,收回了大部分資金。曾任協會理事長的近藤寬司記得,在他任期的最後一年——2004年,每個月都有廠商破產,協會裡的製造商們甚至覺得,不如早點贖回在協會的股份,還能保一點本。
 
協會也曾求助於政府,希望政府針對廉價進口毛巾提出「緊急限制措施」,但未獲通過。後來,他們申請到另一個為期3年、名為「日本品牌育成支援事業」的項目,日本政府為這個規模大約在3000萬日元(約合1000萬元新台幣)的今治毛巾品牌重塑計劃提供2/3的資金,剩下的部分由今治市地方政府給予補助。
 
對佐藤可士和來說,這就是所有能用的錢了。
 
今治毛巾的本質價值是什麼

2006年,佐藤可士和第一次踏上了四國的土地。

他需要一個簡單好懂的說法,就好比提到紅酒,「好的酒種類很多,也沒法斷定哪種能位居第一,但如果說到羅曼尼康帝(Romanée-conti),人們可以立即感受到它代表的品質與高級感。」所以他想問那些圍在身邊的製造商——

你們最好的毛巾是哪條?
 

廠商們都不直接回答這個問題,「這要根據顧客喜好來看」。「總是在喜好上糾纏,豈不是沒完沒了。」佐藤可士和說,「我需要的是在傳達今治毛巾這個概念時能夠『啪』地一下跳出腦海的想法,但一個都沒有。」
  
                                                  從2007年開始,商標使用費就成為協會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會員製造商每縫上一枚織嘜布標(織出的商標),就要付給協會5日元的費用。吊牌使用費是每個4日元,貼紙則是每張3日元。為防止假冒與保證質量,織嘜布標上會註明不同製造商專屬的4位數字代號,以便對產品追跡查詢。2015年,一家名為「一廣」的協會成員在沒有得到認定的產品上用了今治毛巾的商標,這家公司最終退出了協會。

全球化策略
 
做一個logo——這種能喚起人們認知的東西就更顯重要。今治的知名度不高,甚至地名都常被人讀錯,所以佐藤可士和直接使用了羅馬字標註法,另外,全部使用英文、突出「日本」,為之後的全球化策略做準備。
 
這個由藍、白、紅三色構成的商標,由四國毛巾工業協會授權給各個合約製造商,它們可以使用在得到協會認定的商品上。協會還出版了一本《品牌手冊》,明確了使用商標的各類規範。
 
藍、白、紅三色構成的商標,給人在視覺上留下了統一印象。同時,商標使用費也是四國毛巾工業協會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
 
不過在當時,現實點說,即便有了商標,佐藤可士和還缺少一個能夠讓人直接認定可以代表今治毛巾的象徵產品。針對這一點,他給協會製造商們的提案是——白色毛巾。
 

「在我們的印象裡,白色毛巾等同於過年或開店時大量定製、當賀禮免費發放的那種廉價毛巾,」曾任協會理事長的藤高豐文回憶說,「當時我們的常識是,根本不會有人來買這種單調土氣的東西。」
 
它們更想宣揚自己得意的質量與技術。今治毛巾在12個項目上有嚴格的品質基準,甚至有一個「把毛巾放入水中5秒必沉」的標準以驗證吸水性。


今治的水質屬於軟水,重金屬含量極低,在分離棉纖維的油脂與蠟質、去除汙漬與不純物質的漂白過程中,既能適度保持油脂與蠟質,更好地保持纖維的柔軟性,也更適宜染色。在此基礎上,複雜而精緻的織工技術也是今治毛巾的特徵之一。
 
佐藤可士和認可這種對質量的執念,他用「安全、安心、高品質」來概括產品的核心價值,這3個詞也出現在了以後幾乎所有的今治毛巾宣傳頁上。但他還是拿水和米打了個比方,「如果你想告訴人們水的品質,你會突然跑去泡一杯咖啡嗎?如果想跟人說這個煮好的飯很好吃,有必要在米飯上加一層咖喱嗎?毛巾也是一個道理。」
 
他堅持,想要表現今治毛巾的高質量,根本不需要添加任何多餘的東西。即便在這個範疇內,製造商也能有足夠多的創造空間,「看看你收到的名片就知道了,即便是白紙,也能展現不同個性。」
 
佐藤可士和曾經在視覺上為優衣庫重新設計了全球品牌策略,他也是本次今治毛巾品牌重塑項目的綜合製作人。
 
2007年2月15日,今治毛巾這個項目正式對外公開,佐藤可士和在發布會現場就遇到一個亟需解決的問題——好不容易有了對產品感興趣的人,他們卻沒那麼容易能買到。
 
發布會在東京舉行,不過四國毛巾工業協會只在今治有一家官方店鋪。雖然也有網上商店,但佐藤可士和並不想推薦網購,他更希望顧客能夠實地觸摸、感受到產品與別家到底哪裡不一樣。他建議協會儘早在東京開一家店,但是協會給出的答覆仍然是:「錢不夠。」政府給的補助金不夠負擔店鋪租金。
 
實際上,當時商標授權使用制度並沒有得到所有人的認同。為了和廉價進口品競爭,今治的各個廠商都在拚命降低成本,即便是每條1日元的額外支出,想讓它們拿出來也不容易。
 
佐藤可士和向協會提了個要求,如果要進一步深入參與,他需要一個能夠控制全域的職位,在推行品牌策略的同時,改變這個組織的內部想法與結構,他不能僅僅是原先的創意指導。藤高豐文同意了他的提議,前提是,他必須在東京找個地方把今治毛巾賣出去。
 
一個多月後,百貨店伊勢丹的買手提出,如果佐藤可士和能夠為今治毛巾設計一組產品,就可以放到伊勢丹裡賣。藤高豐文不想放棄這次機會。
 
佐藤可士和為這次店鋪占位戰推出了8個設計,都是白色毛巾,裡面還有一條售價1萬日元(約合3300元新台幣)的浴巾,這種話題加上佐藤可士和的吸引力,為這個沒有足夠預算做推廣的協會贏得了一輪媒體曝光機會。
 
今治毛巾的銷售收入逐漸有了起色。2007年2月,官方網店的月銷售額突破了1000萬日元(約合320萬元新台幣)。在東京,它不僅在伊勢丹的毛巾銷售區有了一席之地,也進入了國立新美術館的博物館商店和另一家老牌百貨店——三越。
 
註:產量為四國毛巾協會每年統計的毛巾年產量。銷售額指的是包括協會各製造商關聯店鋪、協會官方店鋪、網絡店鋪在內售出的有「今治毛巾」品牌的產品銷售總額。
 
也是在2007年年末的一次常規展會中,協會的製造商受到了一次視覺上的衝擊。「我從沒想過,僅僅是白色,就能給人帶來這麼強烈的印象。」今治毛巾製造商Kontex並沒有參展,但社長近藤聖司承認這次的品牌重塑和此前印象裡苦戰的授權品牌完全不一樣。第二年在東京的一次展會中,今治毛巾推出了同時展示72種白毛巾的展位。等到2008年年底的那次今治常規展,協會成員終於全員參加。
 
四國毛巾工業協會在人才教育上也提出了兩個有意思的方案,一個是毛巾行業的資格認定。這原本是個銷售人才技能檢定考試,如今已經成為在日本全國範圍內得到承認、體現毛巾銷售知識與know-how的標準測試。
 
另一個是面向工廠裡的職人推出的「Towel My Star」制度,這個稱號只頒發給那些擁有最厲害技術、在指導後輩方面有實際成績的人,截至目前,也只有5個人得到這個稱號。
 
到了2009年,四國毛巾工業協會覺得可以再往前走一步。那一年,得到政府援助的「日本品牌育成支援事業」結束了,但是政府同意以「先進品牌展開支援」的名義,多給他們一年援助資金。協會想趁這個機會發展海外市場。
 
與歐洲傳統的厚重型毛巾相比,輕巧柔軟的今治白毛巾受到關 注。




佐藤可治和
佐藤可士和(1965年2月11日-)出生於東京都練馬區[1],是日本的平面設計師、創意指導(creative director)、藝術指導(art director)。同時他也是明治學院大學的客座教授。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平面設計系。

佐藤曾兩度報考藝術大學但都落榜,直到1985年(20歲)時才進入多摩美術大學就讀[1]。1989年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博報堂工作。2000年離開公司自行成立工作室「SAMURAI」(株式會社サムライ,為武士之意),並就任該公司的代表取締役。主要經手的工作包括偶像團體「SMAP」的整體視覺設計、NTT DoCoMo「FOMA N702iD / N703iD」行動電話設計、UNIQLO(中國譯為優衣庫)紐約全球旗艦店的創意指導、迅銷公司(ファーストリテイリング)的企業識別設計、富士幼稚園的更新計畫、國立新美術館的標誌設計等。
 
2007年4月成為明治學院大學的客座教授。同時佐藤也是東京ADC(藝術指導俱樂部)、東京TDC(字形指導俱樂部)、JAGDA(日本平面設計師協會)的會員。
佐藤可治和善長於短時間內對原雜亂無序予以重新進行了明快的理解與整理。如何在龐大混亂的信息中,迅速找到關鍵點?如何提出問題,整理概念,利用sizzle鏡頭,把一切變成媒體?如何利用創意新規則,顛覆傳統思維。
有一個品牌叫做今治,它只賣毛巾,然後非常牛逼,看完之後,你會想“恩 ?

來自日本四國愛媛縣的今治市,位於瀨戶內海內的獨特地理環境,氣候溫暖適合棉花的生長,源自於高繩山流下的蒼社河的底流水,少了重金屬與礦物質成分,簡化了水質的硬度,天然的泉水從製成的過程中,滲透毛巾最細小的纖維,融合了百年傳統的製造技術,結合創新技術,造就了日本最棒的毛巾---今治毛巾,今治織品充滿了柔軟纖細的觸感,並呈現出各式品質優越的織品。
 
今治毛巾不僅僅是超過百年的織品產物,如今更是日本織品最富盛名的今治市 「四国タオル工業組合」(也就是當地的織品同業工會)推出的一個品牌,工會下有數百家公司,要通過嚴格的品質認證才能夠掛上 imabari 的品牌!在日本當地看到今治認證就是最高品質,最高規格的織品。
 
而「今治織上」的產品是嚴選數百家公司中挑選出超強吸水性、對肌膚毫無刺激、極致柔軟、不褪色、手感與耐久性絕佳,並且符合經典與時尚元素的織品帶回台灣,完美呈現日本獨有的今治手感,等著您來親身體驗

今治毛巾,起源於1894年,由阿部平助在今治風早町用改造的4台機器,開始了織造毛巾的發展歷程。得益於溫暖的氣候和水源,今治毛巾的歷史和傳統發展了一百二十年,一直用日本最高標準:四國毛巾工業協會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用超高的技術和豐富的經驗,製造出了充滿溫暖,柔軟舒適的高品質毛巾。
 
今治是日本最高標準的毛巾品牌,**獨特的5秒沉降吸水性標準**,在毛巾行業遙遙領先,水分一擦就干,讓你能夠享受在雲端般的溫柔舒適感覺。


今治毛巾的成功之處是什麼呢?
01.堅持最高品質
從1895年開始,今治就盛產毛巾。百餘年來,今治毛巾一直以最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從選材到編織、染色、最後工序都會由經驗豐富和技術高超的熟練工人嚴格把關,從而創造了其他廠家無法仿造的優質產品。



根據工人的技能,一條毛巾表現的手感可謂是千差萬別,今治毛巾的工人們靈活運用絲線的粗度、品質以及材質,依據提花、印染、刺繡、縫製等技術。

02.制定行業標準
為了提供讓講究貨真價實的顧客們滿意的商品,今治毛巾設定了5秒規則」獨特的質量標準,

即毛巾放入水中5秒鐘後開始下沉,才算合格。只有符合這一標準的商品,才能夠證明它是「放心又安全」的產品,才允許附上產品認證標章,以提供消費者選購時參考之用。

不僅如此,今治毛巾還啟動「毛巾諮詢師資格考試」,其目的在於培養諮詢師,幫助人們在日本毛巾市場中能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毛巾。
另外,今治毛巾還致力於健全「毛巾名匠制度」,該制度以2008年10月授任的毛巾名匠為核心,以培養下一代的骨幹年輕技術人員繼承知識、技術和技能為目的。


03.寬度一厘米,深度一公里
今治毛巾以最簡單的白毛巾做切入,用一種顏色的毛巾,也可以打造出一間體驗店。



其實除了最普通的白毛巾,今治毛巾有更多的選擇帶給消費者。

ADVERTISEMENT用天然櫻花花瓣來做染色的毛巾


伊織出品的毛巾和不同領域的品牌及藝術家合作
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崛起,傳統製造業好像一夜之間被打倒在地。很多傳統製造企業主,面對不熟悉的領域,束手無策,迷惘無助。網際網路改變的是消費者獲取信息的方式,而不是改變他們的需求。需要毛巾的人,始終會存在,只不過已經從「需要」到「想要」,他們會為品質更好、體驗更好的產品埋單。
ADVERTISEMENT
每一個做產品的人都應該問自己,有沒有死磕產品!有沒有堅持把產品做到極致!


今治毛巾到底做對了什麼?
 
 
  ◆ 找對人做對事│請UNIQLO全球視覺總監重塑品牌美學打響國際知名度!
 
  ◆ 團結就是力量│集眾廠商之力,擺脫代工生產宿命不再任人宰割!
 
  ◆ 嚴格品質標準│5秒就下沉的毛巾,柔軟觸膚感一次上癮!
 
  ◆ 一條白色毛巾定勝負│建立消費者無可動搖的品牌信賴度!
 
  ◆ 毛巾品評師制度│促進顧客自動成為品牌宣傳大使!
 
  ◆ 打造品牌精品旗艦店│365天,天天都是展示會!


 一、UNIQLO全球視覺總監╳四國毛巾同業公會現身說法
  第一部,由知名設計師佐藤可士和說明如何為垂死企業打造形象的手法及策略。第二部則由接受政府輔導的當事人    

       四國毛巾同業公會,自述從抗拒、懷疑到擁抱改變並走向世界舞台的心路歷程。 品牌守成比創造困難
                                 地方產業無可迴避的課題,如何充分展現今治精髓的標誌誕生!來顛覆白色的刻板印象
 
  二、傳統產業創新再造的奇蹟故事
  今治毛巾透過品牌設計、品質鑑定、全球策略、精品旗艦店……,一步步從垂死邊緣,走上全世界愛不釋手的品牌之路,是製造者與設計文創攜手合作,獨具一格、值得參考的經典範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