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裕大師

鄭文裕大師
 

石雕紀錄鄉土人文 鄭文裕創作展現生命力
 

 
為蒐集各類雅石,鄭文裕走遍台灣東、西海岸,藝術細胞似乎也被激活了,在人生盛年之際,決定放棄高收入,家人亦全力支持,讓他一頭栽入石雕創作領域,成為專業工藝師。
 
 
2019年開春之際,石雕藝術家鄭文裕以「守護」為主題的系列作品,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連展10天,許多前來觀展民眾感受到作品散發出的溫暖,這是他踐行創作理念後獲得的共鳴。
 
 
鄭文裕陳述,「我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來自於生活中的真實感悟。」 鄭文裕娓娓道出一段刻骨銘心記憶:「1999年921大地震,家鄉竹山受創嚴重,身為受災戶之一,我慶幸全家人能夠安全逃出,但在災難巨變中,我切身感受到人們尋求心靈安頓的渴望。」作品由真實感情與生活經驗提煉而成
 
 
「希望我的作品能夠撫慰人心,帶來希望!
 

 
石雕造型藝術,伴隨人類歷史發展源遠流長,精美傳世之作,難以計數。鄭文裕認為,天然石材質樸厚重,種類繁多,可依個人喜好隨物賦形,創作空間大,且能經久保存,這是他選擇石材發揮創意的原因之一。
 
 
從土法煉鋼、自我摸索,進而參加硯雕研習班,在觀摩實做中學習多年。後來因緣成熟,於2007年師從國際知名玉雕師陳培澤學藝,入門前後7年,鄭文裕開拓了國際視野,2012年成立個人石雕工作室。
 
 
鄭文裕表示,陳培澤老師在技法、經驗傳授,如何使用複合媒材、如何突破創作瓶頸等,給予許多啟發,擺脫過去依樣畫葫蘆的制式教學規範,任其自由發揮想像與創意,因此得以將個人理想色彩融入作品,成就了獨特的美學風格。
 
 
災害現場滿目瘡痍、生死瞬間的場景,引發鄭文裕對土地、環境、生態以及歷史文化等諸多問題的深度思考,這也成為了他日後創作的泉源,鄭文裕將感情具象化呈現出來,在作品裡,可以看到他用心的軌跡。
 
 
雕像作品貓頭鷹系列,靈感便源自於921大地震,當地一座超過百年歷史的寺廟受損重建後,某一天突然進駐兩隻貓頭鷹,晝伏夜出,安靜駐守,長達近10年,被民眾視為安撫人心的靈鳥。在西方古老文化和日本民間、台灣原住民圖騰中,貓頭鷹有智慧、學問、吉祥、福氣多種象徵意義,鄭文裕以此做為題材,取《守護》為名,傳遞祈福之意。
 
 
 
 
此外,他刻畫櫻花鉤吻鮭及黑面琵鷺,以紀錄台灣在生態環境、物種保育努力的成效。摹刻歷史建物如台中中山公園湖心亭、台南安平古堡,有對在地文化保存的教化意義。
 

 
以虔敬之心為神佛塑像或以著名教堂和寺院為創作背景,彰顯人類尋求心靈依託的共通性。鄭文裕多件作品以太陽構圖,用極細緻的手法表現光芒四射之景,把人的思維導向光明與希望。
 
相由心生 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
鄭文裕以石材為基體,巧用如樹漆、寶石、螺鈿、金屬粉、不鏽鋼等媒材,為作品增色,其中有許多個人創新技巧,但他自己的體會是,「技法其實並不難,能否作出韻味,達到『神似』境界展現藝術底蘊,難度較高。」長時間在機具切割噪音及粉塵飛揚的環境下,苦中作樂,他深切感受創作本身就是一個修心過程。
 
「相由心生,創作時的心態會投射或轉化到物件中,當心境平和時,往往會突發新意,帶來變化,石頭好像會引導我進入另一種情境,得到預期之外的效果;如果心浮氣躁的話,絕對做不出好成績。」鄭文裕深有體會地說。
 
 

所以多年琢磨下來,鄭文裕覺得最大的收穫,不在於技法刀工的突破,而是心性的提升,鄭文裕感到自己心態變得越趨淡定,他引述北宋文學家范仲淹名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闡述心得,認為凡事順應自然,是天地萬物和平共生的法則,因此可以不計名利得失,為追求完美,自甘於平淡簡樸。
 
他表示,手作雖然辛苦,但融入個人情感的作品,機器量產無法形塑,別人也難以複製,鄭文裕笑說:「這就好像我的DNA一般,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
 

 
 
另一位高齡95歲退休老醫師,用「傳承中華文化 造福後代子孫」兩句簡要話語,向鄭文裕致意,老醫師真誠舉動,帶給鄭文裕莫大鼓舞。
 
鄭文裕在各地美展中,屢獲佳績。2014、2016年分別以《釋放》、《心靈的故鄉》兩件作品,兩度獲得台中大墩國際美展工藝類第一名和第二名,更激發他鍥而不捨的創作動力。他充滿自信地表示,未來仍將保持初心,為石雕藝術傾注心力。
 

石雕藝術家 鄭文裕:「2018年國際鳥盟命為『鳥類年』,所以我這次以守護這個主題來做創作,透過我的作品的創作,能給大家一個省思來維護我們的生態。」

導演兼藝術家 吳勇德:「他這個系列叫做守護,不只是生活對這塊土地守護而且還包括大地,我覺得這個是藝術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自己誠實,在自己內心有感而發所體現出來的,這是一個藝術珍貴的東西。」

鄭文裕把石雕藝術融入茶盤裡面,讓生活充滿藝術,不僅可以一邊品茗一邊欣賞,不喝茶時也可以當成收藏品,一舉兩得。作品古樸中帶有新意,其中一個就刻畫了台南的安平古堡。




秉持初心 為石雕藝術傾注心力
帶著一家3口遠道而來觀展的張小姐表示,在面對一尊石雕佛像前,內心自然產生靜定肅穆之感,她笑盈盈說,特別喜愛鄭文裕獨具風格的石雕茶盤作品,早已收藏多年。
 

風 華 再 現 -
-
創 作 者  :
鄭文裕    

力爭上游 


                   

 



工藝類別:石藝             

材  質:台東南田石、漆、螺鈿、金屬粉、珍珠粉、銅                        

尺  寸:1組1件,68×41×6cm                        

年  代:2016                       

獎  項:

2016臺灣工藝競賽 美術工藝組 佳作

藝術源自萬物、歷史、人文,唯有將其元素放進作品中,才能真正觸動人心,堅持是一種態度,手作是一種方式,以具體造形呈現創作的情感與溫度,鄭文裕成功將石雕工藝及漆藝、金屬、寶石等異材質結合,創新技法的開發,讓它不僅止是一種器物,而是兼具實用、欣賞、典藏的當代時尚新工藝。

 

400年前的古城已消失,只剩下城牆,未被破壞的黑色原石代表現在真實存在的城牆,鑿打肌理的白色重現過去的堡壘,經歷400年歲月的太陽仍舊每日升起,黑與白、虛與實、古與今,同時表現於一件作品上,一群好友圍繞品茗,談笑歷史,不禁讓人吟誦起蘇軾念奴嬌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談笑間,強虜飛灰湮滅。》邀您進入這氛圍的石雕創作展。

守護
守護心靈的故鄉,竹山克明宮在921大地震後重建時期,飛來了一對貓頭鷹,經常在晚上誦經完即飛出宮外覓食,早晨開啟廟門時,就又飛入克明宮內休憩,至今已長達十多年,貓頭鷹是智慧福氣財富的象徵,這真實的事件驅使鄭文裕老師創作出以「守護」為題材的一系列作品。
 
              
            

  -竹山克明宮貓頭鷹




 
 
 
 
 
 
 
 
 
 
 
 
 
 
 
 
               -守護正面
               





                -守護背面
               





得獎紀錄


               -守護特寫
鄭文裕 大師
守護系列

1968年生於南投竹山,鄭文裕從國中工藝課接觸第一件木頭雕刻印章,便開啟他對工藝的熱愛,入社會後,從事攝影暗房工作,後因面臨攝影數位化衝擊,在生活壓力的抉擇下,轉行做大卡車司機;由於參與六輕、中二高工程,鄭文裕常須到溪谷載送砂石,面對大大小小的石頭,他對藝術的熱情絲毫未減,開始收集雅石;直到生活漸穩定後,2004年參加埔里石雕工藝技能培訓,接觸到石雕知識與技術,又重燃藝術的熱情,拜陳培澤老師門下,學習石雕和玉雕。

從基礎技法開始到自我風格展現,鄭文裕將石雕與漆藝、金屬、寶石等異材質結合,作品兼具實用、收藏與藝術,發展出屬於當代時尚的新工藝。

鄭文裕從國中工藝課接觸第一件木頭雕刻印章,便開啟他對工藝的熱愛,入社會後,從事攝影暗房工作,後因面臨攝影數位化衝擊,在生活壓力的抉擇下,轉行做大卡車司機。

由於參與六輕、中二高工程,鄭文裕常須到溪谷載送砂石,面對大大小小的石頭,他對藝術的熱情絲毫未減,開始收集雅石。直到生活漸穩定後,2004年參加埔里石雕工藝技能培訓,接觸到石雕知識與技術,又重燃藝術的熱情,拜陳培澤老師門下,學習石雕和玉雕。

從基礎技法開始到自我風格展現,鄭文裕將石雕與漆藝、金屬、寶石等異材質結合,作品兼具實用、收藏與藝術,發展出屬於當代時尚的新工藝。

鄭文裕在921地震時曾開著重機具參與救災工作,深感人們家園遭受破壞,心中尋求心靈寄託的渴望,因而創作出「心靈的故鄉」,另一件作品「釋放」傾訴對大自然該有敬存之心;這2件作品分別獲得大墩美展工藝類第一名及第二名。

石茶盤經久耐用、質感佳,是台灣特殊地理環境和飲茶文化發展出的創新工藝。鄭文裕在維持茶盤「實用性」的基本功能下,又加入「欣賞、典藏」的價值,展現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目的。

Previous
Next
  • 石雕札記

    鄭文裕大師

    石雕紀錄鄉土人文 鄭文裕創作展現生命力



    為蒐集各類雅石,鄭文裕走遍台灣東、西海岸,藝術細胞似乎也被激活了,在人生盛年之際,決定放棄高收入,家人亦全力支持,讓他一頭栽入石雕創作領域,成為專業工藝師。


    2019年開春之際,石雕藝術家鄭文裕以「守護」為主題的系列作品,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連展10天,許多前來觀展民眾感受到作品散發出的溫暖,這是他踐行創作理念後獲得的共鳴。


    鄭文裕陳述,「我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來自於生活中的真實感悟。」 鄭文裕娓娓道出一段刻骨銘心記憶:「1999年921大地震,家鄉竹山受創嚴重,身為受災戶之一,我慶幸全家人能夠安全逃出,但在災難巨變中,我切身感受到人們尋求心靈安頓的渴望。」作品由真實感情與生活經驗提煉而成


    「希望我的作品能夠撫慰人心,帶來希望!



    石雕造型藝術,伴隨人類歷史發展源遠流長,精美傳世之作,難以計數。鄭文裕認為,天然石材質樸厚重,種類繁多,可依個人喜好隨物賦形,創作空間大,且能經久保存,這是他選擇石材發揮創意的原因之一。


    從土法煉鋼、自我摸索,進而參加硯雕研習班,在觀摩實做中學習多年。後來因緣成熟,於2007年師從國際知名玉雕師陳培澤學藝,入門前後7年,鄭文裕開拓了國際視野,2012年成立個人石雕工作室。


    鄭文裕表示,陳培澤老師在技法、經驗傳授,如何使用複合媒材、如何突破創作瓶頸等,給予許多啟發,擺脫過去依樣畫葫蘆的制式教學規範,任其自由發揮想像與創意,因此得以將個人理想色彩融入作品,成就了獨特的美學風格。


    災害現場滿目瘡痍、生死瞬間的場景,引發鄭文裕對土地、環境、生態以及歷史文化等諸多問題的深度思考,這也成為了他日後創作的泉源,鄭文裕將感情具象化呈現出來,在作品裡,可以看到他用心的軌跡。


    雕像作品貓頭鷹系列,靈感便源自於921大地震,當地一座超過百年歷史的寺廟受損重建後,某一天突然進駐兩隻貓頭鷹,晝伏夜出,安靜駐守,長達近10年,被民眾視為安撫人心的靈鳥。在西方古老文化和日本民間、台灣原住民圖騰中,貓頭鷹有智慧、學問、吉祥、福氣多種象徵意義,鄭文裕以此做為題材,取《守護》為名,傳遞祈福之意。




    此外,他刻畫櫻花鉤吻鮭及黑面琵鷺,以紀錄台灣在生態環境、物種保育努力的成效。摹刻歷史建物如台中中山公園湖心亭、台南安平古堡,有對在地文化保存的教化意義。



    以虔敬之心為神佛塑像或以著名教堂和寺院為創作背景,彰顯人類尋求心靈依託的共通性。鄭文裕多件作品以太陽構圖,用極細緻的手法表現光芒四射之景,把人的思維導向光明與希望。

    相由心生 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
    鄭文裕以石材為基體,巧用如樹漆、寶石、螺鈿、金屬粉、不鏽鋼等媒材,為作品增色,其中有許多個人創新技巧,但他自己的體會是,「技法其實並不難,能否作出韻味,達到『神似』境界展現藝術底蘊,難度較高。」長時間在機具切割噪音及粉塵飛揚的環境下,苦中作樂,他深切感受創作本身就是一個修心過程。

    「相由心生,創作時的心態會投射或轉化到物件中,當心境平和時,往往會突發新意,帶來變化,石頭好像會引導我進入另一種情境,得到預期之外的效果;如果心浮氣躁的話,絕對做不出好成績。」鄭文裕深有體會地說。



    所以多年琢磨下來,鄭文裕覺得最大的收穫,不在於技法刀工的突破,而是心性的提升,鄭文裕感到自己心態變得越趨淡定,他引述北宋文學家范仲淹名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闡述心得,認為凡事順應自然,是天地萬物和平共生的法則,因此可以不計名利得失,為追求完美,自甘於平淡簡樸。

    他表示,手作雖然辛苦,但融入個人情感的作品,機器量產無法形塑,別人也難以複製,鄭文裕笑說:「這就好像我的DNA一般,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




    另一位高齡95歲退休老醫師,用「傳承中華文化 造福後代子孫」兩句簡要話語,向鄭文裕致意,老醫師真誠舉動,帶給鄭文裕莫大鼓舞。

    鄭文裕在各地美展中,屢獲佳績。2014、2016年分別以《釋放》、《心靈的故鄉》兩件作品,兩度獲得台中大墩國際美展工藝類第一名和第二名,更激發他鍥而不捨的創作動力。他充滿自信地表示,未來仍將保持初心,為石雕藝術傾注心力。


    秉持初心 為石雕藝術傾注心力
    帶著一家3口遠道而來觀展的張小姐表示,在面對一尊石雕佛像前,內心自然產生靜定肅穆之感,她笑盈盈說,特別喜愛鄭文裕獨具風格的石雕茶盤作品,早已收藏多年。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