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趨勢

鋼鐵戰爭 - 進口礦石代理制

2016-05-29
中鋼協推出進口合同代理制 轉賣礦石禁隨意加價

 
2009年1月1日開始,有進口資質的企業將被嚴格控制進口礦石的流向,禁止隨意加價倒賣礦石,鋼廠進口的數量要以滿足一年生產的自用量為主,為沒有礦石進口資質企業代理進口的部分,轉賣的企業隻能通過收取3%至5%代理費的方式進行,不允許隨意賺取差價。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鋼鐵生產國和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中國在幾次鐵礦石進口談判中都表現得處於下風,進口國本該具有的影響力似乎蕩然無存,經濟繁榮、鐵礦石需求緊俏時期如此,全球經濟因金融危機急劇惡化、

中鋼協此舉是為了取消一直隻有中國存在的鐵礦石現貨價,實行單一的長協價。長期以來,由於中國鋼企數量眾多,實力參差不齊,隻有部分鋼企有取得長協價的資質,其他小鋼廠主要依賴現貨價購買鐵礦石。正是由於現貨價的存在,很多貿易商從中大肆投機牟利,不斷推高鐵礦石價格,進而推高長協價,使得中方在鐵礦石談判中總是處於被動局面。因此,實行進口合同代理制,取消鐵礦石現貨價利於鐵礦石長協價談判。


進口礦石代理制為不少國家所共有,但長協價和現貨價並存或許是中國鐵礦石進口市場上的特色,這一制度設計之初必然有其合理初衷,但在實踐中暴露出了大量問題。由於長協價通常遠低於現貨價,儘管鐵礦石進口許可證制度禁止獲得進口資格的企業將鐵礦石轉賣給沒有進口許可權的企業,但雙軌制下必然存在的價差卻驅動企業百般規避限制,將獲取的長協礦加價在現貨市場上賣出,以此坐收漁利。也正因為能夠方便地倒賣漁利,從而轉嫁成本,甚至從進口價格上漲中漁利,參與進口長協礦談判的企業盡力壓低進口成本的內在動力大大削弱。
 
降低目標也彼此利益相互衝突,需要協調。我們希望降低鐵礦石進口成本,但大規模的反危機計劃反而造成了鋼鐵業的熱潮,刺激了鐵礦石進口,給予三大鐵礦石供應商維持高價的口實。

 
  杜薇認為,1月1日實行代理制以后,有進口資質的貿易商和鋼企之間就形成了一種“背靠背”的模式,隻能在確定了下家鋼企之后才能申報進口並備案,然后一對一地收取規定的代理費后賣給需求方,不得隨意加價。


考慮全面推行進口鐵礦石代理制,合理控制港口進口庫存。然而接受記者採訪的專家一致認為,鐵礦石進口已進入指數定價時代,現在執行鐵礦石代理制要比以前難得多,不要給予過高希望。倘若鋼鐵圈內依舊未將投資海外礦業放在尚待解決的首要問題,其他的方法或意見,在高企的礦價面前,仍是治標不治本之舉。
  
 

鐵礦石代理制執行難度加大
 
 
  “鐵礦石進口代理制”由來已久。早在2006年12月底,中鋼協聯手中國五礦產品進出口商會聯合發佈了《關於推進鐵礦石進口代理制的意見》。
2010年4月,中鋼協和五礦商會在一次內部會議上通過了《進口鐵礦石代理制實施細則》等三個檔。
  政策層面頗為積極,然反觀實操層面,《實施細則》仍落入難以落實的俗套。有媒體將其中緣由歸結為中鋼協和五礦商會對於是誰推高了鐵礦石價格存在分歧。
 
但在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分析師赫榮亮看來,由於《實施細則》屬於行業協會性質,而非政府行文,因此代理制難以落實。行業依靠自律,但在鐵礦石暴利誘惑下,顯然難以自律,行業內的各企業均對代理制有一定的抵觸。
  
分層面看,將進口資質收入囊中的大企業,由於受到限制而實難滿意,偏低的代理費與以往賺取的協議礦和現貨礦的高額價差,讓其心裡難以平衡。據海通證券推算,單單由礦價差距帶來的利潤蛋糕,部分年份可以高達400億元左右,過去8年占整個行業利潤的比例在18%左右(按照價差,乘以澳大利亞和巴西的進口總量,扣除估計的稅收,基本可以得出因為礦價差距帶來的額外收益)。同樣,中小鋼廠也不會願意讓原料完全依賴別人。兩頭受堵,鐵礦石進口代理制自然難以落實。
 
  因此,“無論願意與否,都應承認,現在執行鐵礦石進口代理制的土壤已經很薄,”赫榮亮認為,“鐵礦石代理制執行難度加大。”
 
  首先,中鋼協及五礦的權利來自於政府授權,但對於整頓市場,政府都沒有出文,而這則“源於管理層的矛盾,要是直接卡死,僅僅是一家進口,恐在歐美面前落得干預市場的非市場經濟名聲。”赫榮亮說。其次,之所以推行代理制,前提是建立在協議礦、現貨礦價格差基礎上的,而今隨著季度礦指數化已讓兩種礦源價格趨同,價格差大幅縮小。另外,礦石進口商同樣不能滿足於3%的代理費,還是以FOB價格為基準,那麼就是幾美元的事情了。
 
  而在另一層面,安邦諮詢認為,這樣也相當於形成了一種壟斷。目前,國內主要囤積鐵礦石的基本都是國有鋼企或貿易商,在這種代理制執行過程尚無法受到嚴格規範的前提下,這種做法能取得多大效果,甚至會不會產生壟斷企業變相炒作鐵礦石價格的現象,都難以預料。


 
   與此同時,實施鐵礦石進口代理制要解決很多系統問題。現有礦石進口資質的100多家貿易商是否要取消,每家貿易商分配多少代理量,費用如何收,代理費能否滿足習慣了暴利的礦石進口商,如何安排代理量調節,不採用季度定價的國家如何談價格,進口的礦石如果和國內礦石價格雙規並一規,如何分配礦石需求量,會不會出現偏向國企的方式,進口礦石在銷售給鋼企的時候以什麼方式定價,收益歸誰,交貨地點如何分配,已有的COA海運協議如何處理,鋼企已有的礦石進口協議如何處理,特別是在金融危機期間,民營鋼企爭取到的礦石訂單如何對待,民營鋼企是否聽從代表國有鋼企的鋼協調令。
 
  所以,“現在全面實施鐵礦石代理制很可能陷入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漩渦,”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說,“但落淚的未必都是英雄。誠然,鐵礦石價格控制是必須的,但怎樣控制卻考量著領導者的智慧。”
 
  加快海外礦投資步伐
 
  面對各方給鐵礦石進口開出的形形色色的藥方,“可以做,但不好使”。上述業內人士稱。以鐵礦石進口代理制為例,當時該制度設立初衷是保障國內鋼企利潤合理,規範市場秩序,
 
實施效果看,官方與企業在“整頓鐵礦石進口秩序已取得一定成效”已達成共識,國內鐵礦石貿易商已由500餘家減至112家,但鐵礦石進口價依舊高企,去年國內鋼企平均銷售利潤率仍不足3%。所以“就目前國內鐵礦石現狀看,只能加快、再加快海外礦投資步伐,掌握產業鏈上游控制力。”資深鋼鐵分析師說。
  
 
2010年7月以前的鐵礦石價格伴隨鋼價走低而回落,7月以後伴隨鋼價走高而攀升。一直同國內鋼材市場價格演繹同步變化。這個變化特點,同樣會在二月以後的鋼價震盪回落中,再次顯示鐵礦石價格回落的趨勢。而今網路上再度爆出鐵礦石進口價將上漲的消息,“讓人們看清了國際資本和鐵礦石市場的嚴峻性。”分析師說。在現實的國際鐵礦石戰爭中,國內鋼企延續對內擴大投資謀發展,對外缺乏資源產業鏈建設的傳統經營模式已經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鋼鐵企業不進行走出去的戰略大調整和發展模式創新是沒有出路的。
 
回上一頁